我和老板娘激情缠绵 朝小诚唐家男人系列 淡妆浓抹总相宜朝小诚

  • 编辑: dition
  • 2016年10月31日
  • 我和老板娘激情缠绵 朝小诚唐家男人系列 淡妆浓抹总相宜朝小诚

    和公司老板出差的晚上我诱惑了女老板,在老板半推半就下,我竟然成功地俘获了老板娘的芳心。从她的反应中我知道,她肯定很舒服,但是我知道 像她这样的女子,她一定不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我与老公的性生活是一团糟。这一切都源于第一次做爱的疼痛,尽管我做姑娘时多少知道一点女孩子破身之痛楚,但真正做那事时的那种痛啊,比我 想像的要难受十倍,而他却无视我的哀求,一改平日的温良恭俭让如狼似虎般地“大干快上”。从此,我没有了“性”趣,为了不影响夫妻感情,每每看到老 公对性生活如饥似渴的那种神情,我只好委曲求全例行公事让他“过上一把瘾”。好在老公是一个知趣而又知足的男人,他常常见我对性事提不起兴趣时,反 倒不像刚结婚那阵子使蛮,而且每次做的时候也显得温柔多了。

    如果他过去在夫妻生活上表现的那种狂轰滥炸的野蛮行为让我感到不适应、不舒服的话,那么,他后来的这种温柔作风反倒让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恰在这时我所在的企业破产了,我整天为生计发愁,根本顾不上什么情呀、爱呀。

    经过朋友的策划和考察论证,我在市中心开了一间鲜花店,生意异常火爆,未出半年我便在全市拥有了五六间连锁店。在我招收的打工仔中有一个叫 孟华的,人长得伟岸潇洒英气逼人不说,头脑灵活人聪明,尽管只比我小两岁,可对鲜花市场的分析比我这个当老板的要精明透彻得多。因此,我对他格外器 重,把一半花店交给他打理。

    一天晚上,花店打烊后,孟华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视着我:“馨子,我有一个想法,直接从云南空运鲜花到本市,肯定赚大钱。为减少投资的风险, 我可以陪你到云南直接考察一下市场。怎么样?”

    到了云南世博园,一切正如孟华分析的一样,鲜花价格适宜,品种繁多,尤其是名贵品种更是本地市场少有。我与批发商签好合约后,孟华满脸羞涩 欲言又止。“想说什么?”我鼓励他说。“咱们到云南来一次不容易,不如顺道到泸沽湖体验一下民族风情。好吗?”不知道这是感情默契的感应,还是心灵相 通碰撞的火花,我惊异于他的想法竟与我不谋而合。

    那天,我与孟华租了条小船游荡到湖心,他拿过我手中的浆,突然兴风作浪起来,我一下失去平衡,本能地打着趔趄扑向他,孟华紧紧地搂抱着我, 我感到自己就像被铁箍钳制着不能动弹。“我爱你、我爱你……”如梦呓般的滚烫语言和着湍急的青春气息向我袭来,我感到一阵眩晕。当他哆嗦着手去解我 的胸衣时,我蓦然清醒了。

    晚上从湖边散步回来,情绪感觉有点乱,就没有陪他去参加篝火晚会,独自回到摩梭人的小木楼,躺在床上思忖着如何了结这段情感纠葛。迷蒙中, 他敲开我的房门,提着行李站在门口对我说:“又来了大批游客,房间要调整,我不想和不认识的人同住,所有就搬过来了。”他说得轻松自如,可我一下子 紧张起来,语无伦次:“开玩笑吧,这……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

    “为啥不可以?你一个人总不能占有两张床嘛。再说啦,你就不能把我想得高尚一点啊?”他边说边挤进门去铺另一张床,然后躺下就睡了。

    夜越来越深了,周遭一片寂静,除了我狂跳的心音,再听不到其他声音。我轻轻喊了几声孟华见没有回应,便放心地睡下了。睡梦中,我突然感到一 股火热的气息向我嘴唇扑来,温润、火辣的舌尖温柔地启开我的嘴唇,手不停地在我的脸上、耳根、脖颈爱抚……当沉重的身躯压在我身上时,我陡然惊醒: “啊,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一阵折腾过后,我不但没能阻止他的进攻,反而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渴望——渴望他发起更猛烈的攻势。这一晚,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销魂荡魄的快乐 感受。看着躺在我身边酣然睡去的孟华,我既兴奋又害怕,既渴望又后悔,既沉醉又忧虑:这到底是怎么啦,一个对性冷淡的女人怎么在一夜之间突然变得如 此淫荡了?难道真如人们所嘲笑的那样,性只有偷着吃才够味,才够刺激吗?

    我是一个道德感和家庭感挺强的女人,尽管我背叛丈夫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但我不想因此影响我们苦心经营起来的家庭。当然,孟华的确是一个难得 的经商人才,我的花店离不开他,我的事业发展更离不开他,如果我们长此缠绵下去,只能使我们在性爱的歧途上越走越远。主意已定,我决定第二天就返程 。

    孟华的确是一个绝顶聪明的男人。当他醒来后在床上特色情地叫我时,我已洗嗽完毕等着他出去吃早点,同时告诉他“回家”。他在惊愕之间,好像 什么都明白了似的,没问为什么,也没表现出任何愤怒的情绪。“但愿昨晚我没有伤害你,也但愿这段美妙的经历能成为我们永久的回忆……”他的这些话成 了他最后的离别之言。从泸沽湖回来没几天,我就收到了孟华的辞职信。

    对于他的离去我深感惋惜,不过,惋惜之后奇迹也同时出现了。当我独自在打理花店时,骤然产生了特想与丈夫在一起的欲望和冲动。当晚,我破天 荒地第一次主动向丈夫发起进攻,而且获得了我与孟华偷情时同样的感觉。

    可我却为这种“奇迹”陷入深深的自责和悲怜之中:我为什么这么贱呢?与丈夫的合法性生活感到寡然索味,竟然会对偷来的性爱产生快乐的感受,这 到底是我的道德问题还是我的品质问题?是我的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

    从性生理学的角度来讲,男女性欲的成长史有着较大的剪刀差。当男子性欲处于生机勃勃的青春年少时,女子性欲还在含苞的花蕊里沉睡;当女子性欲 在迟来的热烈中肆意怒放时,男子性欲已经踏上脆弱而沉重的归程。

    同时,从馨子的自述中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女性性欲是随着女人年龄的增长而日渐成熟的,而且她的性唤起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男人。当然,这一推 论并不能证明所有的已婚女人只能在他人的怀抱里才能获得性欲快乐,但这至少说明:女性性欲的成熟通常要经历一个较长时间的内在冲突。在这里,女性生 殖器的内化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无论她有着怎样的性欲冲动,如果没有男性的参与,她不可能真正了解什么是性欲冲动,更不可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性高潮。由 于女人的生理结构是被动的,所以女人若要得到性欲快乐,作为猎物的女人必然要经历被“捕获”和被“开封”的痛苦——对男人的渴望和惧怕、处女贞操的 恐惧和束缚、怀孕的焦虑、分娩的痛苦和酸楚。亦正是在这一系列痛苦的斗争中,女人才能最后完成由女孩向女人的蜕变。

    面对婚外情(性)的浪漫、刺激、战栗和美妙,馨子终于从夫妻生活的各种恐惧、苦痛和束缚中走出来,说明她已完成了向成熟女人的蜕变过程。而当 一个成熟女人开始懂得向男人索取性欲快乐的时候,她同时也完成了从被动向主动的转变——因此,馨子才有了主动向老公求欢做爱的渴望。

    上帝将男女性欲安排得如此戏剧化——不可分离,又充满矛盾;相互依存,又难以了解。可想而知,若不去了解彼此,相互适应,进而爱护和珍惜“性 ”情的话,男人和女人这一对原本陌生的“冤家”,是不可能成为一对性生活和谐美满的夫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