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干了她十三次 少年口述17岁遭女老师性侵沦为性奴

  • 编辑: 大头
  • 2018年06月10日
  • 一夜干了她十三次,少年口述17岁遭女老师性侵沦为性奴。一名17岁的初中男学生,因为长的高大帅气竟然成为34岁女老师的性欲猎物。女老师三天两天就一次的性要求让男学生身心疲惫,当他欲要挣脱女老师的性侵犯时,却遭遇了女老师找来的几个男打手的血腥“教训”。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学生这才不得不向母亲说起自己屈辱的经历,悲愤的母亲欲要寻求法律保护的时候,却遭遇了法律尴尬:我国现行法律没有对女性对男性进行性侵犯的相关处罚规定……

    一夜干了她十三次 少年口述17岁遭女老师性侵沦为性奴/图文无关

    一名17岁的初中男学生,因为长的高大帅气竟然成为34岁 女老师的性欲猎物。女老师三天两天就一次的性要求让男学生身心疲惫,当他欲要挣脱女老师的性侵犯时,却遭遇了女老师找来的几个男打手的血腥“教训”。被打 得鼻青脸肿的男学生这才不得不向母亲说起自己屈辱的经历,悲愤的母亲欲要寻求法律保护的时候,却遭遇了法律尴尬:我国现行法律没有对女性对男性进行性侵犯 的相关处罚规定……

    惨遭女教师“诱奸”,懵懂男生不敢哭泣

    竭秀华1947年出生于哈尔滨市太平区,8个月大时,她因为小儿麻痹残了一条腿。初中毕业后,竭秀华经人介绍在哈尔滨市水泵厂找到了一份做质检员的工作。1986年5月,竭秀华和外地到哈尔滨打工的张军结婚。1987年4月29日,儿子张帅的出生让竭秀华欣喜万分,她将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都倾注到儿子的身上。然而,张帅8个 月大的时候,张军突然突然提出离婚。因为要照顾张帅,已经辞去了工作的竭秀华一下陷入了艰难之中。每个月的低保金和亲友的帮助成为支持她和儿子对日子的支 撑,在艰难和艰辛中,她期望着儿子能够快一些长大,将来能够学有所成。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张帅也异常懂事乖巧,不仅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并且在体育项目上 有着十分突出的成绩。

    2001年9月,张帅以体育优等生的出色成绩被保送到哈尔滨市第124中学校。虽然张帅只有15岁,但身高却已经长到一米八,在当年的校运动会上,张帅在400米跑中,以53秒的成绩创造了校记录,张帅一下成为校园里的关注人物。张帅期望着自己能够依靠体优生的优势在初中毕业后进入一所教学质量优异的高中学校读书,以便在更好的学习条件中向大学梦想冲刺。2004年6月13日中午,就读初四(10)班的张帅刚刚走出教室,被名叫李娜的女老师叫到了教室里。李娜是哈尔滨市南岗小学五年(4)班的班主任老师,因为南岗小学修建教学楼,2004年3月,南岗小学在哈尔滨市124中学借教室教学。

    张帅当时只知道李娜是哈尔滨市南岗小学的一名班主任老师,他莫名其妙的跟着李娜来到五年(4)班的教室。五年(4)班的教室是124中 学原来的实验室,分为大小两个房间。当时因为午休,学生都回家了,教室里一名学生都没有。张帅跟着李娜刚走进教室后,李娜就将教室门反锁上了,李娜一直将 他带进教室里边的小教室,让张帅坐到沙发上后,就将身体靠向张帅,张帅慌张的连声问道:“老师,你要做什么?”李娜将双手搭在张帅的脖子上,声音娇羞的说 道:“我很喜欢你,你如果听我的,我可以保送你到三、六、九(三、六、九指哈尔滨市的几所省重点高中)……”李娜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身体贴到张帅的身 上。从没有和异性有过如此亲密接触的张帅又惊又怕。他本能的推挡着李娜,但李娜却已经开始解他的腰带,嘴中不停地说着:“你真的不想被保送吗……”能够到 重点高中读书一直是张帅梦寐以求的,如果能被保送那将来自然会前途无量。

    张帅的思绪出现了愣怔和迟疑,这时候,李娜那特有的女人身体的气息让他只觉得心躁 耳热,血管贲张,他的抵抗变得软弱无力……在惊恐和懵懂中,李娜强行和他发生了性关系。李娜的欲火平息后,从容的整理着衣服,而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张帅却又羞又怕,连看都不敢看李娜。李娜对张帅说道:“你如果把我们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我就找人杀了你全家;你如果不说,就什么事都没有。”张帅慌张的跑出了五年(4)班的教室。那个下午,坐在教室里的他神思恍惚,老师讲的什么他根本没有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李娜强行发生性关系的一幕幕,他感到是那样的羞耻,那样的无地自容。他不明白,作为教师的李娜怎么会做出这种违背师德、卑鄙肮脏的事情来……

    晚 上放学回到家后,张帅一头倒到了床上。竭秀华看出了张帅的反常,询问他怎么了?张帅觉得自己被女老师强奸了太丢人,况且李娜警告他如果说出去就杀他全家, 他看了看母亲,搪塞道:“我有点累,没事。”说着从床上坐起身,强做欢颜的和母亲一起吃起饭来。在当天的日记中,张帅写道:“今天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 天,我居然被一名女老师强奸了,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羞耻,我的将来该怎么办……”

    三天后的中午,在教室走廊,张帅又一次在走廊遇到李娜,李娜对他说道:“你跟我走。”说完,李娜就头也不回,不容置疑的向楼外走去,张帅忐忑地跟在李娜后面,他猜测着李娜要找他去哪里,找他作什么?

    张 帅不知道,李娜在教室中强迫张帅发生性关系后,一直很忐忑,但见张帅一直没有报警,没有人发觉,李娜的胆子就大了起来。这一次叫张帅是去她在学校附近租住 的出租屋,想再次和张帅发生性关系。在李娜租住的出租屋,张帅又一次在强迫中和李娜发生了性关系。发生完性关系后,李娜象第一次一样,再次警告张帅不要对 人说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并要求张帅:“我以后只要叫你,你必须跟我走。”此后,张帅那浸润着朝露般的生命跌落进了性奴般的噩梦人生。几乎每隔三两天, 他就会被李娜叫到出租屋,被强行和其发生性关系。

    一 天,李娜和张帅发生完性关系后,娇柔的伏在张帅身上,对他说道:“你好好学习,听我的话,等你毕业的时候我会想办法保送你到重点高中的。”张帅听了,心里 不由得一动,暗想,既然自己已经被李娜逼迫着做了这么肮脏下流的事情,如果李娜真的能够保送他到一所重点高中去学习,也算是一种补偿吧!他小心翼翼地问 道:“李老师,你真的会保送我去重点高中吗?”李娜亲了亲他的脸颊,得意的一笑,说道:“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会想办法送你去重点高中。”

    听 到李娜的话,张帅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反正也摆脱不了她了,如果能被保送重点高中也算没白吃亏。”那以后,张帅成了李娜随叫随到的“性奴”,每一次,张帅 和李娜发生性行为时,他就用李娜将他保送上重点高中的承诺安慰着自己。但每次和李娜发生完性关系后,他依然会感觉到自己尊严的丧失,感觉到人格的被侮辱, 这让他上课的时候越来越无法集中注意力,他的学习成绩迅速下降着。2004年7月,学习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前十名的张帅在期末考试中,成绩跌出了前30名。看着成绩单,曾经的万丈豪情,曾经的缤纷梦想都暗淡下来。张帅的心中只剩下对李娜那个保送他上重点高中的承诺的期望。

    性奴的日子血泪心酸,滥性女教师拳脚相送

    随着交往的一次次增多,张帅渐渐了解了李娜的一些情况。李娜1971年出生在哈尔滨市,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市南岗小学认教,1996年和在农垦局机械印刷厂的吴刚结婚,婚后,两人居住在位于顾乡的农垦局机械印刷厂的家属楼中。2003年9月,李娜6岁的女儿到距离李娜学校不远的哈尔滨市奋斗小学上学后,因为家距离学校太远,李娜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出租屋,和女儿一起住在出租屋,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回到位于顾乡的家中。在和丈夫半分居般的生活中,对性的无法满足常常让李娜欲火焚身,她注意到了虽然只有17岁,但张得高大帅气的张帅。最初和张帅强行发生性关系后,李娜虽然非常害怕,但观察了两天之后发现张帅很听从自己的话,她开始对张帅肆无忌惮起来,只要有生理需求,她就会毫不顾及的命令张帅跟着自己到出租屋发生性关系。

    2004年的暑假开始了,因为不用再去学校上课,张帅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摆脱李娜了。这天,李娜突然打电话到张帅家,让张帅马上到她家中去。张帅放下电话后,对母亲慌称去老师家问习题,便急忙赶往李娜家。原来,这天李娜的丈夫有班,女儿被她送去了补习班,欲火燃烧的李娜是让张帅去和他发生性关系。李娜和张帅发生完性关系后,将20元 钱递给张帅:“这钱你拿着,打车回去吧!”张帅摇了摇头,说道:“我有钱,我坐汽车回去。”几天后,李娜再次打电话让张帅去她家中,张帅又一次乖乖地来到 李娜家中,可他刚刚坐下,李娜的丈夫吴刚突然回到家中,张帅惊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李娜却非常从容的指着他,轻描淡写的对吴刚说道:“这是我学生。”张帅 心惊胆战的从李娜家出来后,发现自己满头是汗。想到李娜的从容和淡定,他更加觉得李娜的可怕。

    2004年9月,新学期开学了,李娜教授的小学五年级不再继续在124中学借用教室,而改到63中学借用教室。张帅暗想自己终于可以结束那噩梦般的“性奴”日子了。可他想错了,李娜依然会三天两天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去李娜租住的出租屋。

    一 天中午,张帅再次被李娜叫到出租屋,发生完性关系后,李娜伏在张帅身上,娇柔的说道:“我以后除了我丈夫之外,就只跟你了,你也不要跟别人了。等你毕业了 我们还在一起……”张帅意识到,李娜的欲望越来越大,他恐怕会一生都无法摆脱掉李娜的纠缠。想到这里,张帅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悲哀无助,他越来越痛恨自 己,却又无可奈何。

    这天,已经是晚上8点 多了,张帅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竭秀华拿起电话,她连声说了几遍“你好”,电话那端都没有人说话,直到她挂断电话。第二天中午,张帅被李娜再次叫到出 租屋,两个人发生过性关系后,李娜对张帅说道:“昨天晚上我往你家打电话了,是你妈妈接的电话吧?我听到你妈妈和你说话的声音了。我看看你是不是老老实实 的在家学习,有没有和其它女生出去玩……”李娜的话让张帅心里一凉,他知道,李娜在监视他。他感觉自己已经成为李娜手中的羔羊,他能做的只是任由李娜宰割 玩弄。在羞愧、悲愤和痛苦的折磨中,张帅的身体越来越消瘦,学习成绩越来越下降,他也越来越反感李娜。那以后,家中的电话再响的时候,张帅不再去接,而竭 秀华常常会在接起电话后,对方却一直不说话。张帅知道,那些不说话的电话都是李娜打来的。

    2005年3月,新学期开学了,又长了一岁的张帅决定要想办法疏远李娜,然后渐渐离开李娜的操控。2005年3月10日 中午,李娜又一次打电话给张帅,叫他去出租屋。张帅拒绝道:“我还有作业没有做完,今天不去了。”这是张帅第一次拒绝李娜,他刚说完,就听到李娜在电话那 端气愤地说道:“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你是不是有女生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那一个下午,张帅一直都忐忑不安着,他耳边总是响起李娜那威胁的话,他开 始担心李娜会对自己和母亲做出什么危害的事情来。下午4点半,终于放学了,越想越害怕的张帅决定主动去找李娜,向李娜进行道歉。

    张帅来到李娜所教授班级的教室外,看到教室门留着一条很窄小的缝隙,他去推门,门却没动,好象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支着,他又用力推了推,门终于被推开了,他看到,原来教室门是被人用铁锹在里面支上了。李娜和63中学的一名男老师正神色慌张的整理着衣服。张帅意识到,李娜是在和这名男老师发生不正当关系,他不由得非常气愤。他没有想到,李娜强迫自己和她发生性关系,并不断看管着他的行为,自己去背着他和其他男人鬼混,他脱口骂道:“你们太不要脸了……”他的话音刚落,那名63中学的男老师立刻迎上来,开始对他拳打脚踢起来,张帅本能的反抗着,这时候,李娜也迎过来,抱住了张帅的双腿。拳头雨点般落到毫无招架之力的张帅头上、身上……大约十几分钟后,63中学的男老师跑出了教室。张帅没有想到平日里对自己信誓旦旦、甜言蜜语的李娜居然会帮助别人打自己,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李娜心中只是一个性工具,他气愤地对李娜说道:“你完全在欺骗我,太无耻了,我要把你们之间的事情说出去!”说完,张帅摔门离开了63中学校,情绪平定下来,张帅暗想,李娜对自己欺骗的真面目已经暴露,以后就不会再继续纠缠自己了,他长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