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上姐姐的床 姐夫出差猛然进入姐姐的身体

  • 编辑: 橙橙
  • 2018年06月11日
  • 那一夜我上姐姐的床,姐夫出差猛然进入姐姐的身体。我的名字叫许伟成,家住台中,今年22岁,高中毕业后,由于没有考上大学,所以19岁就提早入伍兵。退伍后由于父母的鼓励,也一方面觉得应该再拿个文凭,比较好找工作,所以得上台北,白天上补习班,晚上则借住在姐姐家。有时候姐夫出差了,就剩下我和姐姐在家。

    那一夜我上姐姐的床 姐夫出差猛然进入姐姐的身体/图文无关

    我的名字叫许伟成,家住台中,今年22岁,高中毕业后,由于没有考上大学,所以19岁就提早入伍兵。退伍后由于父母的鼓励,也一方面觉得应该再拿个文凭,比较好找工作,所以得上台北,白天上补习班,晚上则借住在姐姐家。有时候姐夫出差了,就剩下我和姐姐在家。

    姐姐叫许佳雯,今年二十七岁,说起我那个姐姐,从小性情就文静,清秀可人是她给人的印象,五专毕业后就在私人公司担任会计工作。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身高,长发披肩,皮肤白皙,再配上34C的胸部,修长的双腿,加上富有弹性的臀部,不知道是多少女性梦寐以求的身材,也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平时上班,姐姐总爱穿着着套装,十足的女人味,总叫我着迷。

    姐姐在一年前嫁给姐夫,姐夫因为公司最近在大陆设厂,所以常要至大陆出差,家中只剩姐姐一人。所以,爸妈一方面希望我,就近有姐姐管教,一方面姐夫也希望我可以给姐姐作伴,这样生活上也有个照应。

    那天刚好是礼拜日,我与几个同学出去玩,本来要去基隆和平岛玩,由于下雨所以提早下午四点多就回来。我回到家中没看到半个人,也就回房睡觉,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来已是晚上八点了。这时我觉得口渴,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汽水,就咕噜咕噜的喝光。这时,我听见姐姐的房里传来声响,我直觉以为是小偷,顺手拿了根棍子,轻轻的走到姐姐的卧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男女一阵一阵嘻笑声……我耳朵贴在门上听。

    原来是姐夫出差回来了,姐夫说:「老婆你想不想我。」

    「老公当然想了,你不要一直摸人家吗,你在大陆有没有跟别的女人乱来?」姐姐撒娇的说

    「当然没有,我日夜想的都是你的身体,你的奶奶,你的小蛮腰,你下面的……」

    这时我有点好奇,趴在地上由门缝往姐姐房间看,我看到姐姐正赤裸的坐在床上,姐夫则仰卧躺在床上,他们下面身体连在一块,姐夫双手握着姐姐尖挺如笋般的胸部,上下不停的抚摸,而姐姐的口中则发出不断的呻吟,而姐姐的臀部则不停的前后摆动。

    过了一会,姐夫一个翻身将姐姐压在下面,将姐姐雪白的屁股抬高,双腿抬到肩膀上,用他的小弟弟强力的撞击着姐姐下面,乌黑毛毛包覆的私处,经过一、两百下的抽插,姐姐的脸颊上发出红润的光彩,姐夫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抽慉下,气喘吁吁的紧紧的抱在一起。

    对于毫无任何性经验的我来说,第一次看到男女交媾的画面,着时震撼了我久久不能释怀。我起身赶紧回到房里,我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尖挺的双峰,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肤。手不由得的握住我下体的小弟弟,坚挺如钢的小弟弟不断的上下套弄,脑中幻想着我那白天端庄贤淑,清秀佳人的姐姐;晚上在床上却此如风骚的、犹如荡妇的姐姐。我手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又一阵酥麻后,我的小弟弟射出了浓黏白稠的液体。

    过了几天,姐夫又到大陆出差,我开始留意姐姐每天作息时间。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回到家,用完晚餐,晚上八点洗澡,洗完澡后他总是喜欢泡一杯花茶,一边看电视,一边与朋友讲电话聊聊天。每天大概是十点左右就睡觉,姐姐总说睡眠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而我总在姐姐洗完澡后才洗,为的是到浴室找到姐姐换下的内衣亵裤,闻一闻那留在胸罩上的乳香,这时我的小弟弟通常很快的站起来,拿起内裤在我的小弟弟上,不断的套弄,每天都要射一次才过瘾。

    随着欲念的增加内衣裤已不能满足我了:我一定要把小弟弟放入姐姐的私处内发泄才能满足我的肉欲,只要一次就好了,我的心中总是这样想。但是另一方面,我心里总是碍于道德观念,理性告诉我,我不可以对姐姐做出这样的事。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欲望的的火苗在我的心中,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又因我在色情网站上,看到许多色情图片与乱伦文章,而姐姐也因为夏天的关系,喜欢在家里穿着无袖T恤,超短热裤。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让我看到她那T恤下美丽丰满、尖挺如笋的胸部,热裤底下内裤的颜色。再在挑逗着我内心中,男性深处的欲望。

    面对这样的冲击,我心中开始计划着,如何才能得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终于我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趁姐夫出差期间,在姐姐不注意的情况下将安眠药掺入花茶中,等药效发作,我便可以为所欲为的享受姐姐那婀娜多姿,美丽又白皙的胴体。于是,我找来了安眠药,磨成粉末,再将它融入水中,装入小瓶子中,伺机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这天晚上机会终于来了,我趁姐姐上厕所时,我将小瓶子中的安眠药,偷偷的倒入姐姐的茶中,等到姐姐回来时,我则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着电视,这时客厅时钟指着八点五十分,姐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喝着我掺有安眠药的茶,这时我的心里紧张的砰砰跳。

    我起身假装跟姐姐讲说我要回房看书,我回到房里将门打开一小缝,偷偷躲门后观察姐姐在客厅的一举一动。9点40分时,姐姐这时哈欠连连,我望了一望桌上那杯花茶,里面早已空无一物,姐姐这时将电视关上,睡眼惺忪的走回房里睡觉。我想等姐姐睡熟了,再潜入姐姐房间,我回到床上躺着,按耐着心中高涨的性欲,想象着等一下便可得到,姐姐那充满女人韵味的丰满的胴体。

    11点左右, 我起身走下床,心想姐姐应该熟睡了吧!我先到衣柜拿了一条大毛巾,我轻声慢步的走出我的房间。当我走到姐姐的房门口,为求保险起见,我先敲了敲房门,过了二十秒后我见姐姐没有答声,便从我的短裤里,拿起我之前偷偷预先打好姊姊房间钥匙,对准钥匙孔插了进去。

    “逗!”了一声,门锁应声打开。我轻轻的转动喇叭锁,从门缝中看到姐姐闭着双眼沉睡。我迅速侧身闪入房中,轻轻的将房门带上,蹑手蹑脚的近床边。窗外的月光如银粉般的透进来,房里只剩冷气机发出嗡嗡声响。

    我轻轻的将姐姐的被子拉到旁边,姐姐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丝质睡袍,这时我正站在姐姐床尾。我静静的爬上床,将姐姐的腿拉开三十度左右,沿着大腿将粉红色丝质睡袍拉至肚子,粉橘色的蕾丝内裤映入我的眼中,那内裤的底部包覆着姐姐饱满私处。

    这时我跪在姐姐双腿中,我的双手隔着粉红色丝质睡袍,伸至她那丰满34C的柔软玉乳上,我上下左右来回不断的抚摸她那尖挺如笋的双乳,那种触感令我下面的弟弟,直挺挺的站起来,我见姐姐不会醒来,心里不由得大胆起来。

    过了一会,我将姐姐的臀部抬高,将粉红色丝质睡袍掀至胸部的锁骨,这时她那完美胸型的玉乳呈现在我眼底。我俯身将我的脸在她那迷人的双乳,用我的舌尖在她右边粉红如婴儿的胸部上,来回不停的画圈圈、吸允着。我的左手则轻抚她左边的胸部,右手则伸入她粉橘色的蕾丝内裤里的私处中,玩弄着她下面最私密的禁地。

    我贪婪玩弄着姐姐美丽充满女人韵味的胴体,鼻子里充满姐姐那带着清香、乳香的的肌肤。这时我将身体撑起,将我的双手放在姐姐蕾丝内裤两旁,将她的内裤沿着大腿、小腿褪了下。这时我看到了她私处的上方有乌亮浓黑的地方,散发着女人韵味。可能是因为她还没有生育过的关系吧,她的私处还是十分紧窄和充实性的,我把中指紧贴在她私处中来回拨弄,再用手指轻轻拨开姐姐的私处,然后用舌头不停的舔弄她的私处!

    “嗯……哦……噢……啊!” 此时姐姐的口中传出了低声的呻吟。

    我把姐姐的屁股翘起来,然后将她的双腿呈M字型张开,并将大毛巾铺在姐姐屁股下面。让我的小弟弟前端小弟弟抵着私处,慢慢的滑入她温暖的私处中。

    “噢……太舒服了!”我的小弟弟正插在姐姐的私处中,我忘情的叫出来。

    我的小弟弟一阵酸麻……咕嘟一声,我的精子射入姐姐私处里最深处。我气喘嘘嘘的趴在姐姐身上,久久不能自己。

    过了一会,我将我那软掉的小弟弟滑了出来,当我看到自已浓黏白稠的液体慢慢地从姐姐私处里慢慢流出来时,真是激动不已!

    我清理完液体之后,望着姐姐那雪白的胴体,下面弟弟又不由自已的挺了起来,我将姐姐的双腿抬到我的肩膀上,这样一来她雪白肥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了出来,我将我的小弟弟朝着姐姐私处用力的插下去。

    全身并震了一下,姐姐口中吐出一口气。

    我被姐姐不由自主的声音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沉醉在被干的快感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