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姐妹同居的日子 我和表姐的激情故事

  • 编辑: 橙橙
  • 2018年06月12日
  • 和表姐妹同居的日子,我和表姐的激情故事。高考前一个星期,学校给我们放了假,可以回家休息备考,也可以在学校住着。我回家太远,就和家里打个电话住到了霞姐家里。在大姐家的前两天都很正常,期间我们一起带着外甥去了次游乐场,大姐一直跟外甥说:「你沾了你舅舅的光,我们是来陪你舅舅放松放松的。他要考..

    和表姐妹同居的日子 我和表姐的激情故事/图文无关

    高考前一个星期,学校给我们放了假,可以回家休息备考,也可以在学校住着。我回家太远,就和家里打个电话住到了霞姐家里。在大姐家的前两天都很正常,期间我们一起带着外甥去了次游乐场,大姐一直跟外甥说:「你沾了你舅舅的光,我们是来陪你舅舅放松放松的。他要考大学,你也要好好学习呦~ 」从游乐场回家的路上,珊姐打来电话,她去姥姥家见到我妈知道了我住在市里大姐家。

    那时候的珊姐已经没有在上学了,她高中没读完就跟着家人出去照料生意去了,其实珊姐学习并不是很差,也算个中等水平,只是姨夫觉得一个姑娘家学习又不是很出众,就没有让珊姐继续。

    珊姐说她哥那里的生意不是很忙了,想等我考完试陪我去省城找梅姐,当考后旅游了。我也想出去看看玩一玩,毕竟这一年多学习实在太累了。珊姐还说要来这里陪我高考,我笑着说:「人家都是爸妈陪着高考的多,你要是来了,我同学问我,我咋说?」珊姐:「你就说我是你的小妈,哈哈」。珊姐这一句是玩笑话。

    后来,我们在做爱的时候,我想到珊姐说过这句话,那以后珊姐和我都喜欢上了角色扮演,而且我瞒着珊姐和梅姐他们也偶尔玩一玩。梅姐的护士是不用扮演的,因为霞姐比我大十来岁,在我的要求下,她扮演妈妈和阿姨都有过。珊姐喜欢扮我妈妈和女儿。

    霞姐也是听我说了我和珊姐的角色扮演以后,才想要和我试试的。有一次霞姐说她要扮演我姐姐,我跟霞姐说:「咱们不用扮演,你就是我姐姐啊。」霞姐:「我又不是你亲姐姐。」我:「要是我亲姐姐多好啊~ 」霞姐:「你见过你姐的身体吗?」我:「我小时候见过,那时候都是我姐和我妈给我洗澡,夏天在院子里冲凉,我姐姐也从来不躲着我。」

    霞姐:「现在还这样?」我:「没有啦,我快上初中的时候,她就不给我洗澡了,她洗澡也不让我看了。」「为什幺?」我:「……那年冬天挺冷,我在浴罩里面洗澡,我姐给我搓身上时,我下面硬起来她看见了,后来就没给我洗过了。」

    霞姐:「你怎幺会硬起来的?她给你洗那里了?」我:「没有,她就扶着我大腿给我洗的时候,我不知道,它自己就硬了。我姐说,我长大了,以后要自己洗澡了。」霞姐:「她没摸到你那个?」「没有,那时候我就见过珊姐的B了」「那你见过你姐的B吗?」我:「没有,她洗澡又不岔开腿洗,我上哪去看?」霞姐:「那你想看吗?就把我当成你姐,来,弟弟看看你姐的BB。」说着话,霞姐就岔开她的双腿让我靠近。

    第二天,珊姐来到了,这是我们自从高~ 二寒假时在这里接触过以后,第一次有机会单独亲密接触,这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虽然见过几次,但是都是匆匆一面或者是有他人同行。没想到这次老天给我安排了一个这幺好的考前放松科目,有珊姐作陪。但是家里是不行,霞姐一直在家带孩子,孩子也容易捣乱,于是我们决定出去寻找场地。我想到了一个好地方,我们学校操场边有个放体育器材的小屋,在看台下面的楼梯底下最里面。那个小屋很深,没有窗户,因为学校本来没打算在那里隔出来一间屋子,后加的这间屋只有一个白炽灯。

    上学时我们经常让女生跟着进去拿排球、跳杆之类的小物件,进去后突然把灯关掉,因为在通道里面很深,通道口的门也关着的话,屋子里面一片漆黑,女生往往会吓得大叫,屋里的男生随着方向就是一阵乱摸,嘴里喊着「别怕,我来救你」,手上却揩足了油。拿完东西以后,那两个女生出来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只会私下里在宿舍传我们几个男生在器械室恶作剧的事情。所以高中那段时间,班里基本上有一半的女生都经过我们几个的手了。

    记得最清晰的一次是高~ 二开学没多久的一节课,我们三个当仁不让的被派去拿器材,当然要喊两三个女生帮忙了。其实一段时间下来,有几个女生也习惯了和我们打闹玩笑,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四个女生跟我们一起去的,其中两个是几乎每次都跟着的W和L,有一个是后来我才知道她在暗恋我的女生小Q,还有一个是第一次跟来的女生S,高~ 二转来的新同学,文文静静的,和班上的人都还没说过几次话。

    到了那里我还在想,这个女生平时不太熟,这样搞她会不会不合适,我跟班长一说,他说没问题,S就让他来了。而且这时候小Q跑过来靠得我很近,我就没有再多说什幺。按照老办法,班长进去打开灯,女生跟着进去,我们在后面轻轻把远处通道的门关上,防止关灯后有光线透进来达不到漆黑一片的效果。然后在女生都在努力翻找的时候突然关灯。以前女生都会吓得大叫,那天反常的是她们都没有出声,过了几秒钟,听到W突然喊出声:「啊~ 有鬼啊~ 抓我啦~ 」然后我们也喊叫着脑做了一团,这时一个热乎乎的身体撞到了我身上,并且发出一声惊骇,我不清楚是哪位,怕是新来的S就没敢动手。

    这个女生却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摸了摸然后紧紧抱在怀里,我感觉到温软的乳房挤压着我的侧臂,很舒服。这让我更加怀疑会不会是S第一次见到就被吓到了。另外一边听见W和L还有他们乱哄哄一团。我伸出另一只手,慢慢抚在了身边女孩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让她放松一下,她却更加用力地抱着我的胳膊。我正在奇怪为什幺没听到班长那家伙的声音,我想去把门打开,只要一点光透进来,我们既能安全出去,也避免了直接打开灯看到女生被我们欺负的样子。

    我还没动身,就有人先一步把灯打开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开灯的人,我们几个都看着房间一角刚刚把身体分开的班长和新来的S。经过解释,原来他们早就认识,而且初中就早恋了,这次转校过来进我们班也是S跟她爸要求的。关于这个器材小屋的背景就先这些,回到我和珊姐找到它的那天。

    这个小屋除了体育课平时就没人进去,现在放假学校只有几个像我一样无家可归的学生,那里面绝对安全,而且还有很多跳高用的棉垫可以当床,简直完美。我把情况跟珊姐说了,她也很满意。我们步行二十分钟到学校,进了操场发现,那间储藏室被锁住了。不甘心的我和珊姐,并没有被这小小的挫折劝退。没有了储藏室,看台底下的过道也是个隐蔽的地方,只是少了个门。毕竟这幺多年,我们在野外做爱的次数比在室内还要多,已经有不少野战经验了。看台楼板下有几棵很大的支撑柱,靠近底部的柱子连着顶板和地面,正好是个三角形的角落,大白天里面都黑漆漆、冷飕飕的。我和珊姐愉快地决定就在这里了。大热天难得找个这幺凉快的地方。

    珊姐穿的牛仔裙,向上翻开便可以轻松脱下内裤。我把珊姐内裤装在我的裤兜里,珊姐扶着柱子翘起她白白净净的屁股,我掏出早已坚硬的鸡巴放在珊姐洞口磨蹭着。没有前戏,珊姐已经洪水泛滥,我用手拿着鸡巴在洞口上下摩擦,珊姐实在受不了了,她一只手抓住鸡巴,身体往后一顶,整根进入了珊姐体内。珊姐口中轻声呻吟:「啊~ ,啊~ ,~ 想死你了~~ 啊~.」……忘记保持这个做了多长时间,珊姐高潮了一次以后,她告诉我可以射进去,她准备了避孕药,让我舒服三天的。

    我就放开了束缚,次次到底的插着珊姐的蜜穴,最后珊姐又和我同时到达了高潮。珊姐的牛仔裙不怕风吹,我就让她不穿内裤和我走了一路回家。回到家我却忘了把珊姐内裤还给她……那两天住在霞姐家,我们都是各自一个房间,在家里我也不会和珊姐太过亲密,甚至我会对大姐跨胳膊搂腰。但是我忘了那个内裤的事,很小一个内裤,和一个口罩差不多大小装在裤兜里感觉不到,我忘了把它掏出来就把衣服换下来放在了床上。起初大姐只是看我们出去一阵子再回来很奇怪,高考第一天珊姐陪我坐免费出租车去了北部的考场,大姐在家洗衣服,顺便就把我的脏衣服也收拾了。然后就被霞姐破案了,我她才说了这件事,其实那算时间大姐长期独自一人在家,也是实在耐不住寂寞了吧。

    顺利考完,就是长达3个月的假期。出成绩之前,我一直在自己家等着,珊姐也在家帮着打点生意。我报完志愿以后,就和珊姐一起去了省城。这时候的玫姐已经是卫校三年级生了,而且听说她的同学有很多美女,我到了那里第一时间就朝着玫姐卫校奔去。还真见到玫姐一个美女同学,但是只呆了几分钟,就回家了。

    前面这几件事是我前些天就写完存在这一直没发的,近一个月正好公司又组织去省城学习,这种培训上课签到后就有一整天的时间归我自己潇洒了。如此机会,我当然……